熱門標簽: 催眠曲輕音樂 廖閱鵬 催眠音樂 Spa深度睡眠音樂 催眠音頻 自我催眠 催眠視頻 催眠輕音樂 催眠療法 催眠曲 催眠故事 催眠 失眠 潛意識 催眠魔術 催眠術 米爾頓·艾瑞克森 自我催眠術 催眠術教程 瑜伽舒眠術

催眠術

 催眠術入門  催眠術教程  催眠技巧  催眠故事大全

催眠講堂之催眠現象之年齡退行

作者:中國催眠網 來源: 日期:2019-04-28 19:07:38 人氣:
年齡退行描述年齡退行的定義是處于一種強烈的貫注狀態并在體驗層面對記憶加以利用。年齡退行技術有兩種一般的形式:(1)引導來訪者回到過去的某個時間段中去重新體驗這個階段,就好像它在此時此刻發生那樣,這個過程被…
年齡退行
描述 年齡退行的定義是處于一種強烈的貫注狀態并在體驗層面對記憶加以利用。年齡退行技術有兩種一般的形式:(1)引導來訪者回到過去的某個時間段中去重新體驗這個階段,就好像它在此時此刻發生那樣,這個過程被稱為記憶復蘇;(2)只是讓來訪者盡量生動地回憶一段經歷,這個過程被稱為記憶增強。在記憶復蘇中,來訪者沉浸在體驗當中,以近似記憶構成事件實際發生的方式重新經歷了這段經歷。他們對過去那段記憶的感受和反應就好似它完全不是過去的事件而是現在發生的事件。在記憶增強中,來訪者仍然處于此時此刻,只是能更為生動地回憶起記憶的細節。
大多數人憑直覺就能理解我們過去的經歷是如何能夠對我們現在的想法、感受和行為造成深刻的影響的。心理學顯然已經積累了大量的信息證實了這一觀點。因此,年齡退行也是在治療工作中最常使用的一種催眠模式。作為一種臨床技術,年齡退行提供了一種回到過去的機會,無論是回到不久之前還是很久之前,回憶起已經被遺忘的重要事件能夠有助于重新界定個體的自我看法或“修通”過去的記憶以達成更適應的新結果。記憶是一個過程而非一個事件。記憶是建立在主觀如覺的基礎之上的,因此是可以改變的,也是動態的。記憶的性質可以隨著時間的變化而改變,因為新的經歷會和更久遠的經歷混雜在一起,并且對后者造成影響。鑒于記憶的本質是主觀的,也是可以被暗示的,所以我們可以有意或無意地去影響記憶。
當我們把年齡退行界定為處于一種強烈的貫注狀態并在體驗層面對記憶加以利用時,年齡退行所具有的日常生活的面相就變得明顯起來,因為人們會時不時地陷入到回憶之中。如果電臺里播放了一首讓人聯想到高中時的心上人的歌曲,聽者就會沉浸在關于那個人的記憶之中,并且生動地回憶起兩個人在一起的情景以及在當時他們生活中發生的事情。在那么一段時間里,其余的世界便從意識的覺察中漸漸淡去,而聽者則會出于一種深度的內心貫注的狀態,把注意力聚焦在回憶上,甚至會重新深刻地體驗到當時生活中的感受。
年齡退行就像上述經歷那么普遍。任何引發個體回憶過去或重新經歷某些事件的線索便能刺激個體產生一種自發的年齡退行。在看了照片、聽完萊句話、看見一位老朋友后就沉浸在自己聯想到的記憶中都是這類例行發生的年齡退行的例子。
年齡退行可以以結構化的方式實施,即讓人們有意地投入到某段記憶當中,而這段記憶似乎和他們正在體驗到的癥狀有一定的關系。人們在本質上是按照自己的記憶來界定自己的,尤其是那些充滿著重要情感意義的事件。事實上,許多癥狀之所以會產生正是因為人們對過去事件的意義進行了某種解釋,因此,探索和處理記憶就常常成為治療中關鍵的部分。
年齡退行是本領域中最大的爭議的核心我現在必須提出的議題一直以來不僅在催眠領域中,也在整個心理健康行業中都是一個滿載著強烈情感和分歧的議題。這個議題曾被稱為壓抑記憶的爭議、虛假記憶之爭、記憶戰爭以及其他許多更具煽動性的名稱。除非你在20世紀90年代后半段有幸處于某種不問世事的狀態,否則的話你就會每天都能聽到曝光率極高的法庭案件,讀到報紙上的評論員文章,看到專家在電視上不遺余力地爭論通過一般的治療,尤其是催眠中的年齡退行技術所揭示的被壓抑的記憶是否可靠。盡管隨著頭腦更為冷靜的人——以及扎實的研究——逐漸占據了主流,這個爭議已經平息了許多,但是偶爾仍有新的法律案件以及涉及創傷、記憶和可暗示性之間的關系的臨床難題會再次爆發。
有許多的治療師或者因為接受過的學術訓練,或者出于自己的看法而相信幾乎所有的癥狀都必定是過去經歷的產物,尤其是過往的創傷。這里最常涉及的是某個假定存在的童年性虐待事件,而有必要將它挖掘出來并予以“修通”。因此,如果個體無法回憶起能解釋他們癥狀的類型和強度的任何有關這類虐待的記憶,那么持有這種觀點的臨床工作者就會假設這些創傷的記憶被壓抑了,也就是說,來訪者出于某種防鉚而將這些記憶從意識的覺察中分裂了出去。他們還會進一步假設,挖掘被壓抑的記憶乃是康復的必要步驟。
在尋找假定中被壓抑的記憶時,存在幾個極為重要的問題:創傷的記憶是否被“鎖閉了”,使用催眠或其他記憶復原技術來尋找那把“鑰匙”是否能打開它們,并且讓個體準確地回憶起這些記憶?這些用來定位和提取記憶的技術本身在臨床工作者或來訪者沒有意識到的情況下是否會污染或扭曲記憶?再進一步來講,一位善意的臨床工作者和一位不知情的來訪者是否能夠創造出看似真實但實際上完全是虛構的那類復雜而充滿情感色彩的記憶,即所謂的記憶虛構?
第一個問題的答案是肯定的:有證據表明創傷記憶在某些罕見的情況下是可以被鎖閉起來,直到很久之后才會出現。不過,更常見的情況是,失憶的只是某些特定的細節,而不是整體上不知道曾經經歷了這個創傷。因此,只是基于癥狀本身就假定存在這類被壓抑的記憶是一個危險的假設,因為這些癥狀也可能由于其他的途徑而產生的。不過,若這類被埋藏的記憶在接受了暗示性的干預之后重新浮現出來,它們有多準確呢?我們只能嘗試探討這個問題,但并不一定能回答它。這些記憶可以是完全正確的,或者部分正確的,或者部分不正確的,或者完全不正確的。在沒有客觀的證據來證實某段記憶的情況下,已知沒有任何的技術手段能夠決定記憶的可靠性。催眠并不能揭露真相。在催眠中浮現出來的記憶,即便在敘述中包含了更多的細節,在講述這段經歷時也有更強烈的情感特征,但這些也并不意味著這段記憶就更可能是真實的。所謂的誘供麻醉劑或測謊儀也無法做到這一點,這就是為什么通過這些手段所獲取的信息作為證據在大多數法庭上都不被認可。鑒于我們無法可靠地分辨何為真實的復原的記憶,何為虛構記憶,即便是所謂的專家在實驗中挑戰這一難題也并未成功,因此臨床工作者需要盡量減少通過不明智的使用暗示來污染記憶的可能性,這一點就變得更為重要了。
第二個問題和第三個問題講的是記憶復原技術本身是否會歪曲記憶甚至是創造記憶,面對這兩個問題,我們都可以很肯定地回答:是的。記憶已經被證明很容易就會受到眾多的暗示性的影響力的影響,無論是否使用催眠。即便在從來都沒有發生過某種虐待事件的情況下,來訪者真的能夠相信自己曾被虐待過嗎?是的。因此,韋斯特和哈蒙德( 2011)就曾指出:“在有關記憶的議題上,問題并不在于使用催眠本身,而在于使用催眠時可能采用的訪談風格和舉止”,這一觀點很有道理。
我想再次澄清和強調本節的關鍵觀點,即當來訪者有癥狀但并沒有回憶起任何相關的虐待事件,而臨床工作者則向來訪者暗示了有關虐待的記憶已經引發了眾多的爭議。如果個體現在知道而且也一直知道他們曾被虐待過,那么這個議題就無須考慮了:這樣的記憶是可以取信的,而且其可信程度和其他類型的記憶并無不同。
標簽:催眠 催眠術
本文網址:
下一篇:沒有資料
暫無任何評論
熱門欄目: 催眠 | 催眠音樂 | 催眠術 | 催眠曲 | 自我催眠
Copyright © 2012 中國催眠網 版權所有 工信部ICP備案號:冀ICP備11005884號-3
湖南快乐十分走势